法人也會成為 侵權行為 主體

法人也會是民法第184條的 侵權行為 責任主體嗎?

依照最高法院之最新實務見解認為,法人也會成為 侵權行為 責任主體,理由請詳見後述:

一、事實:郭先生從未向中信銀行請領信用卡,然中信銀行卻以郭先生積欠信用卡消費款項為由,於99年3月24日向台灣桃園地方法院(下稱桃院)聲請對郭先生核發支 付命令,經桃院以99年度司促字第7997號支付命令向郭先生戶籍地寄送,並以寄存送達方式完成送達,並於99年5月3日核發支付命令確定證明書。致郭先生祖先所留下之桃園縣○○○段○○○○段000地號土地,遭中信銀行以上開支付命令之執行名義申請法拍賤價拍賣,造成郭先生價差損害。又因系爭土地係屬農地,導致郭先生於該土地拍賣後喪失農會會員資格、農民保險資格及老年農民資格,造成郭先生喪失老年農民福利津貼之請領權益。郭先生於收到農保單位103年7月28日通知申報老農津貼資格列冊時,方知系爭土地已遭中信銀行拍賣及中信銀行申請相關支付命令程序等事。中信銀行以違反誠信原則及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共造成郭先生受有執行費用新台幣(下同)44,499元、系爭土地拍賣差額2,259,880元、老農年金1,519,560元,及分配價金之不當得利334,616元,故郭先生依民法侵權行為及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中信銀行給付4,159,055元。

二、法律爭點:民法第184條所規定之侵權行為類型是否適用於法人?

三、否定見解:法人乃法律上擬制之人格,其一切事務必須依靠其代表人或受僱人行使職權或執行職務始得為之,故其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之成立,係於其董事或其他有代表權人,因執行職務所加於他人之損害,或法人之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時,始分別依民法第28條、第188條規定,與各該行為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則民法第184條所規定之侵權行為類型,均適用於自然人之侵權行為,法人自無適用之餘地。是法人組織體內部自然人為法人所為之行為,自難應視為法人本身之行為,而認法人應依民法第184條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594號、95年度台上字第338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

四、肯定見解: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但當事人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224條定有明文。又查我國民法之法人,應採法人實在說,其對外之一切事務,均由其代表人代表為之,代表人代表法人所為之行為,即係法人之行為,倘其行為侵害他人之權利,且合於民法所定侵權行為之構成要件,法人自應對被害人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556號判決意旨參照)。

五、因最高法院存有肯否二說,本案上訴到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035號)後,承審法庭向其他民事庭徵詢意見後,所得結論為採取「肯定說」,即民法第184條規定,於法人亦有適用。其餘詳見最高法院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