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新金彰銀案,看表決權拘束契約之實務認定有效性

表決權拘束契約

從台新金彰銀案,看 表決權拘束契約 之實務認定有效性

 表決權拘束契約 ,實務見解反覆未定,最新實務見解為何?請見本文說明!

2004年底,財政部準備為了改善彰銀呆帳問題發起增資,採用投標方式引進資金,2005年7月5日,財政部發出一公文函新聞稿,「彰化銀行增資案,財政部同意支持所引進之金融機構取得彰銀經營權。」2005年7月22日,台新金以總得標金額新台幣365.68億元(每股26.12元,高於底標17.98元、溢價45%的價格)標下彰銀特別股股權22.55%,一次打消彰銀於2005年底帳面近365億元的巨額呆帳,並成為彰銀最大單一股東,2014年12月8日,財政部加碼泛公股並蒐羅小股東支持,於股東臨時會改選董事時,在6個一般董事、3個獨立董事席次中各取得4席與2席,重新取得彰化銀行經營權,台新金失去彰化銀行經營權,遭受龐大損失,雙方因此對簿公堂。 所謂表決權拘束契約係指股東與他股東約定,於一般的或特定的場合,就自己持有股份之表決權,為一定方向之行使所締結之契約。 最高法院71,台上,4500判決意旨認為此種表決權拘束契約,是否是法律所准許,在學說上雖有肯 定與否認二說。惟選任董事表決權之行使,必須顧及全體股東之利益,如 認選任董事之表決權,各股東得於事前訂立表決權拘束契約,則公司易為 少數大股東所把持,對於小股東甚不公平。因此,公司法第一百九十八條 第一項規定:「股東會選任董事時,每一股份有與應選出董事人數相同之 選舉權,得集中選舉一人,或分配選舉數人,由所得選票代表選舉權較多 者當選為董事」。此種選舉方式,謂之累積選舉法;其立法本旨,係補救 舊法時代當選之董事均公司之大股東,祗須其持有股份總額過半數之選舉 集團,即得以壓倒數使該集團支持之股東全部當選為董事,不僅大股東併 吞小股東,抑且引起選舉集團收買股東或其委託書,組成集團,操縱全部 董事選舉之流弊而設,並使小股東亦有當選董事之機會。如股東於董事選 舉前,得訂立表決權拘束契約,其結果將使該條項之規定形同虛設,並導 致選舉董事前有威脅,利誘不法情事之發生,更易使有野心之股東,以不 正當手段締結此種契約,達其操縱公司之目的,不特與公司法公平選舉之 原意相左且與公序良俗有違自應解為無效。 高等法院108年度上更一字第77號判決採肯定見解,認為表決權拘束契約未有違反善良風俗,則應為有效。 最新判決新聞稿

   

法人也會成為 侵權行為 主體

侵權行為

法人也會是民法第184條的 侵權行為 責任主體嗎?

依照最高法院之最新實務見解認為,法人也會成為 侵權行為 責任主體,理由請詳見後述:

一、事實:郭先生從未向中信銀行請領信用卡,然中信銀行卻以郭先生積欠信用卡消費款項為由,於99年3月24日向台灣桃園地方法院(下稱桃院)聲請對郭先生核發支 付命令,經桃院以99年度司促字第7997號支付命令向郭先生戶籍地寄送,並以寄存送達方式完成送達,並於99年5月3日核發支付命令確定證明書。致郭先生祖先所留下之桃園縣○○○段○○○○段000地號土地,遭中信銀行以上開支付命令之執行名義申請法拍賤價拍賣,造成郭先生價差損害。又因系爭土地係屬農地,導致郭先生於該土地拍賣後喪失農會會員資格、農民保險資格及老年農民資格,造成郭先生喪失老年農民福利津貼之請領權益。郭先生於收到農保單位103年7月28日通知申報老農津貼資格列冊時,方知系爭土地已遭中信銀行拍賣及中信銀行申請相關支付命令程序等事。中信銀行以違反誠信原則及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共造成郭先生受有執行費用新台幣(下同)44,499元、系爭土地拍賣差額2,259,880元、老農年金1,519,560元,及分配價金之不當得利334,616元,故郭先生依民法侵權行為及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中信銀行給付4,159,055元。

二、法律爭點:民法第184條所規定之侵權行為類型是否適用於法人?

三、否定見解:法人乃法律上擬制之人格,其一切事務必須依靠其代表人或受僱人行使職權或執行職務始得為之,故其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之成立,係於其董事或其他有代表權人,因執行職務所加於他人之損害,或法人之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時,始分別依民法第28條、第188條規定,與各該行為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則民法第184條所規定之侵權行為類型,均適用於自然人之侵權行為,法人自無適用之餘地。是法人組織體內部自然人為法人所為之行為,自難應視為法人本身之行為,而認法人應依民法第184條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594號、95年度台上字第338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

四、肯定見解: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但當事人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224條定有明文。又查我國民法之法人,應採法人實在說,其對外之一切事務,均由其代表人代表為之,代表人代表法人所為之行為,即係法人之行為,倘其行為侵害他人之權利,且合於民法所定侵權行為之構成要件,法人自應對被害人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556號判決意旨參照)。

五、因最高法院存有肯否二說,本案上訴到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035號)後,承審法庭向其他民事庭徵詢意見後,所得結論為採取「肯定說」,即民法第184條規定,於法人亦有適用。其餘詳見最高法院說明

親密家屬的攻擊, 家暴 法保護你(妳)

家暴

親密家人的攻擊, 家暴 法保護你(妳)

家庭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該如何保護自身安全,請見本文之解說!

一、曾經有名婦女叫鄧如雯,於國中時期即遭鄰居林阿棋暴力攻擊與性侵,因此被迫懷孕,林阿棋同時脅迫鄧如雯應與他同居,進而結婚,在結婚後,鄧如雯仍持續遭受林阿棋之言語、行為上之暴力,在1993年10月27日鄧如雯已忍無可忍,且身心已處耗弱,乃趁林阿棋熟睡之際,將其殺害,最後鄧如雯被判刑三年六個月,於婦女團體奔走下,促進《家庭暴力防治法》於1998年6月24日立法通過,使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有家庭暴力防治法與民法保護令的國家。
二、家庭暴力之方式指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等侵害之行為。
三、保護之對象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規定有:配偶或前配偶、現有或曾有同居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現為或曾為直系血親或直系姻親、現為或曾為四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或旁系姻親,並包括其未成年子女。
三、保護令之種類:
(一)通常保護令:通常保護令之有效期間為二年以下。
(二)暫時保護令:法院為保護被害人,得於通常保護令審理終結前,依聲請或依職權核發暫時保護令。
(三)緊急保護令:法院於受理緊急保護令之聲請後,依聲請人到庭或電話陳述家庭暴力之事實,足認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應於四小時內以書面核發緊急保護令,並得以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緊急保護令予警察機關。聲請人於聲請通常保護令前聲請暫時保護令或緊急保護令,其經法院准許核發者,視為已有通常保護令之聲請。
四、命令之種類:
(一)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 為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住居所;必要時,並得禁止相對人就該不動產為使用、收益或處分行為。
(四)命相對人遠離下列場所特定距離: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住居所、學校、工作場所或其他經常出入之特定場所。
(五)定汽車、機車及其他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必需品之使用權;必要時,並得命交付之。
(六)定暫時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當事人之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行使或負擔之內容及方法;必要時,並得命交付子女。
(七)定相對人對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時間、地點及方式;必要時,並得禁止會面交往。
(八)命相對人給付被害人住居所之租金或被害人及其未成年子女之扶養費。
(九)命相對人交付被害人或特定家庭成員之醫療、輔導、庇護所或財物損害等費用。
(十)命相對人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
(十一)命相對人負擔相當之律師費用。
(十二)禁止相對人查閱被害人及受其暫時監護之未成年子女戶籍、學籍、所得來源相關資訊。
(十三)命其他保護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必要命令。
五、不論男女、(前)夫妻、子女或同居人都可能遭受親密家屬之攻擊,當你知悉或目睹時,為避免下一個鄧如雯悲劇發生,你可以勇敢地站出來幫助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