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自首 的二三事

毒品自首

關於 自首 的二三事

依刑法第62條規定,自首得減輕其刑,但怎樣算自首?讓律師來說分明!

事實:上訴人明知所持有之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乃綽號「水哥」所有,為籌款營救因他案遭逮捕之友人,竟將上開毒品據為己有,並同時販賣予他人,因而以上訴人係一行為觸犯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普通侵占罪,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3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罪,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論處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刑。本案查獲之經過,乃警方先發覺上訴人前述普通侵占罪嫌,拘提到案後,上訴人主動供出前開販賣毒品之事實,警方始一併偵辦。
法律爭議:上訴人以一行為觸犯普通侵占罪及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其中普通侵占罪部分,雖為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或機關(下稱偵查機關)所發覺,不符刑法第62條自首之規定;然就其所犯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罪部分,則係上訴人於偵查機關知悉前,主動供出,而接受裁判。於此情形,上訴人自動供承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犯罪部分,有無刑法第62條自首規定之適用?
大法庭裁定:行為人以一行為而觸犯普通侵占罪及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其普通侵占罪雖經發覺,而不合自首之規定,但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如於未發覺前自首而受裁判,仍有刑法第62條前段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
詳見108年度台上大字第3563號裁定

親密家屬的攻擊, 家暴 法保護你(妳)

家暴

親密家人的攻擊, 家暴 法保護你(妳)

家庭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該如何保護自身安全,請見本文之解說!

一、曾經有名婦女叫鄧如雯,於國中時期即遭鄰居林阿棋暴力攻擊與性侵,因此被迫懷孕,林阿棋同時脅迫鄧如雯應與他同居,進而結婚,在結婚後,鄧如雯仍持續遭受林阿棋之言語、行為上之暴力,在1993年10月27日鄧如雯已忍無可忍,且身心已處耗弱,乃趁林阿棋熟睡之際,將其殺害,最後鄧如雯被判刑三年六個月,於婦女團體奔走下,促進《家庭暴力防治法》於1998年6月24日立法通過,使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有家庭暴力防治法與民法保護令的國家。
二、家庭暴力之方式指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等侵害之行為。
三、保護之對象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規定有:配偶或前配偶、現有或曾有同居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現為或曾為直系血親或直系姻親、現為或曾為四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或旁系姻親,並包括其未成年子女。
三、保護令之種類:
(一)通常保護令:通常保護令之有效期間為二年以下。
(二)暫時保護令:法院為保護被害人,得於通常保護令審理終結前,依聲請或依職權核發暫時保護令。
(三)緊急保護令:法院於受理緊急保護令之聲請後,依聲請人到庭或電話陳述家庭暴力之事實,足認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應於四小時內以書面核發緊急保護令,並得以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緊急保護令予警察機關。聲請人於聲請通常保護令前聲請暫時保護令或緊急保護令,其經法院准許核發者,視為已有通常保護令之聲請。
四、命令之種類:
(一)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 為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住居所;必要時,並得禁止相對人就該不動產為使用、收益或處分行為。
(四)命相對人遠離下列場所特定距離: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住居所、學校、工作場所或其他經常出入之特定場所。
(五)定汽車、機車及其他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必需品之使用權;必要時,並得命交付之。
(六)定暫時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當事人之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行使或負擔之內容及方法;必要時,並得命交付子女。
(七)定相對人對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時間、地點及方式;必要時,並得禁止會面交往。
(八)命相對人給付被害人住居所之租金或被害人及其未成年子女之扶養費。
(九)命相對人交付被害人或特定家庭成員之醫療、輔導、庇護所或財物損害等費用。
(十)命相對人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
(十一)命相對人負擔相當之律師費用。
(十二)禁止相對人查閱被害人及受其暫時監護之未成年子女戶籍、學籍、所得來源相關資訊。
(十三)命其他保護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必要命令。
五、不論男女、(前)夫妻、子女或同居人都可能遭受親密家屬之攻擊,當你知悉或目睹時,為避免下一個鄧如雯悲劇發生,你可以勇敢地站出來幫助他們

離婚 後贍養費如何請求?

離婚

離婚 後,贍養費如何請求?

離婚了,有許多權利義務要注意,贍養費就是其中一環,該如何主張請求,請見本文說明!

一、按民法第1057條規定夫妻無過失之一方,因判決離婚而陷於生活困難者,他方縱無過失,亦應給與相當之贍養費。即贍養費請求之要件法條似規定為「判決離婚」、「陷於生活困難」,得向無過失之一方請求。性質依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573號判決指出:贍養費為填補婚姻上生活保持請求權之喪失而設,其非賠償請求權性質,乃基於權利人生活上之需要,為求道義上公平,使於婚姻關係消滅後,事後發生效力之一種給付,有扶養請求權之意味。惟其性質上僅係扶養失婚者於合理年限內,至其覓得工作機會及取得經濟獨立為止之生活保持狀態,而非屬扶養其終身之義務,其給與之額數,並應斟酌權利人之身分、年齡、自營生計之能力與生活程度及義務人之財力如何而定。
二、但有疑義者,雖非裁判離婚者,仍可能因為離婚而因此陷於生活困難,此時陷於生活困難之一方得否向無過失之他方請求贍養費?依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719號判決指出:系爭離婚協議書第五條約定被上訴人願於離婚後一年內購買價值三千五百萬元之房屋予上訴人,作為贍養費之給付,為原審合法認定之事實。則此項契約,係被上訴人承諾於九十七年三月十五日以前購買價值三千五百萬元之房屋予上訴人,就房屋之所在地號、門牌、面積等未為特定,亦即其給付之範圍雖已限定,但給付之房屋尚未具體指定,以後如經雙方以合意指定給付之房屋,或依民法第二百條第二項後段之規定,被上訴人經上訴人之同意指定交付之房屋等時,該房屋即為特定給付物。是上訴人前揭聲明所請求之給付係可得特定,裁判書主文似亦得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二十七條關於行為請求權之執行方法執行。本件行為內容是否不能特定,尚非無研求之餘地。該判決並不否認雖非裁判離婚,於協議離婚中亦得請求贍養費,以保障陷入生活困難一方之窘境。
三、晚近實務見解認為
在兩願離婚之情形,雙方本於契約自由原則所為名稱為「贍養費」之給付約定,自非當然係為填補離婚一方之婚姻上生活保持請求權之喪失,即與法定贍養費規定之情形有別,基於私法自治與契約自由原則,雙方於訂約時,既已盱衡自身履約之意願、經濟能力等因素,本諸自由意識及平等地位協議定之,於協議成立後倘其內容並無違反強制或禁止規定而當然無效,或依法律規定可以請求變更協議內容時,雙方當事人自應受其拘束。